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100多人的大班让因材施教沦为空谈,教育均衡没
分类:教育中心

图片 1

不管在安徽阜南还是江西弋阳,农村学生“回流”都源于当地政府对义务教育的巨大投入,不断改善农村学校的硬件水平,补齐师资薄弱的短板等。大量农村学生涌入城镇学校,使得学校教学场所及师资力量在短时间内无法应对,由此导致一些地方出现了严重的大班额问题。早前,山东临沂市罗庄区100多名小升初学生接到了区教育局发放的入学通知书,但是在报到时,学生却被学校拒绝登记入学,原因就是学校学位紧张,无法满足学生的入学需求。吸引农村学生“回流”固然重要,但稳定这种状态,不断提升农村学校的教育质量,继续缩小城乡教育差距,努力为农村学校上学开辟向上通道,让他们也能拥有光明的未来,是比让农村学生回流难度更大的事情。

图片 2

河南省驻马店市某县某初中平均班额达109人,周口市某县某学校平均班额达113人。近日发布的《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7)》显示,全国小学的总平均班额呈现逐年减少的趋势,初高中平均班额尚未出现这样的趋势。但由于薄弱学校与重点学校之间的不均衡,学校规模和班额数相差很大。

农村学生;义务教育;师资;教育质量;弋阳;学校上学;农村教育;江西;重点大学;生源

不管在安徽阜南还是江西弋阳,农村学生“回流”都源于当地政府对义务教育的巨大投入,不断改善农村学校的硬件水平,补齐师资薄弱的短板等。

大班额的弊病显而易见,一个班100多人,教室被挤得满满当当,师生交流、因材施教沦为空谈,教育质量更是无从保障。遇到突发事件,如此拥挤的教室,紧急疏散也是一个难题。

不管在安徽阜南还是江西弋阳,农村学生“回流”都源于当地政府对义务教育的巨大投入,不断改善农村学校的硬件水平,补齐师资薄弱的短板等。

安徽省阜南县教育局日前摸底发现,今年阜南县共有8275名农村学生从城区和外地“回流”至该县的乡镇学校。阜南县教育局局长陈刚说,“回流热”的成因在于当地大力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农村办学条件得到改善,教师结构更加优化,家长、学生不愿再“舍近求远”。无独有偶,媒体早前报道,在江西东北部的弋阳县,过去3年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学生数量增加了两成多,城区优质中小学校学生数量反而下降。

2015年,全国小学教育的城镇化率达69.40%,初中教育城镇化率达到83.71%,越来越多的农村学生涌入城镇,追求城镇的优质教育资源。城镇化速度却跟不上农村学生涌入城镇的步伐,无法满足喷涌而出的教育需求,大班额问题由此产生。

安徽省阜南县教育局日前摸底发现,今年阜南县共有8275名农村学生从城区和外地“回流”至该县的乡镇学校。阜南县教育局局长陈刚说,“回流热”的成因在于当地大力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农村办学条件得到改善,教师结构更加优化,家长、学生不愿再“舍近求远”。无独有偶,媒体早前报道,在江西东北部的弋阳县,过去3年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学生数量增加了两成多,城区优质中小学校学生数量反而下降。

过去一段时间,家长之所以舍近求远,把孩子送到县城学校或外地学校上学,为此承受家庭的结构性分离,并付出更高的租房、学费、生活费成本,原因在于农村教育质量滑坡比较严重,农村教育质量与城镇教育质量的差距不断拉大。而现在一些地区出现“回流”,生源数量的表象背后是这些地方城乡教育质量差距的缩小。说到底,城乡教育均衡做得怎么样,家长以及学生会用脚投票,作出自己的选择。

城镇大班额的另一面则是农村学生流出,小规模学校问题突出。学校规模小,发展受到制约,难以留住教师,导致农村学校质量加速下降,更多的农村学生舍近求远到城镇上学,由此陷入恶性循环。在这种情况之下解决大班额问题显然有难度。

过去一段时间,家长之所以舍近求远,把孩子送到县城学校或外地学校上学,为此承受家庭的结构性分离,并付出更高的租房、学费、生活费成本,原因在于农村教育质量滑坡比较严重,农村教育质量与城镇教育质量的差距不断拉大。而现在一些地区出现“回流”,生源数量的表象背后是这些地方城乡教育质量差距的缩小。说到底,城乡教育均衡做得怎么样,家长以及学生会用脚投票,作出自己的选择。

大量农村学生涌入城镇学校,使得学校教学场所及师资力量在短时间内无法应对,由此导致一些地方出现了严重的大班额问题。早前,山东临沂市罗庄区100多名小升初学生接到了区教育局发放的入学通知书,但是在报到时,学生却被学校拒绝登记入学,原因就是学校学位紧张,无法满足学生的入学需求。对农村学校来说,学生流失导致学校老师干劲不足,教学质量下降,并进一步加剧生源流失,从而形成恶性循环。农村生源的流失还加剧了农村的空心化,给乡村文化传承带来危机。农村学生的回流,对改善上述问题都具有积极意义。

从发展城镇教育的角度化解大班额问题,当然也可以。这要求在对城镇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规划的时候,科学预测、科学规划,预留足够的义务教育学校用地,加大教育投入力度,提供足够多的学位。

大量农村学生涌入城镇学校,使得学校教学场所及师资力量在短时间内无法应对,由此导致一些地方出现了严重的大班额问题。早前,山东临沂市罗庄区100多名小升初学生接到了区教育局发放的入学通知书,但是在报到时,学生却被学校拒绝登记入学,原因就是学校学位紧张,无法满足学生的入学需求。对农村学校来说,学生流失导致学校老师干劲不足,教学质量下降,并进一步加剧生源流失,从而形成恶性循环。农村生源的流失还加剧了农村的空心化,给乡村文化传承带来危机。农村学生的回流,对改善上述问题都具有积极意义。

如何实现教育均衡,本质上是一个财政问题,关键还是要钱。不管在安徽阜南还是江西弋阳,农村学生“回流”都源于当地政府对义务教育的巨大投入,这些投入不断改善农村学校的硬件水平,补齐了师资薄弱的短板。这背后也有近年来国家层面实施“全面改薄”计划的影子。即便在最贫困的中西部地区,学校的软硬件条件也大为改善,校舍成为这些地区最干净、最漂亮的建筑。

但是,在短时间内新建更多学校,提供更多学位,难度不小。而且,这有可能加剧城乡教育失衡,加速农村学生流入城镇的趋势。

如何实现教育均衡,本质上是一个财政问题,关键还是要钱。不管在安徽阜南还是江西弋阳,农村学生“回流”都源于当地政府对义务教育的巨大投入,这些投入不断改善农村学校的硬件水平,补齐了师资薄弱的短板。这背后也有近年来国家层面实施“全面改薄”计划的影子。即便在最贫困的中西部地区,学校的软硬件条件也大为改善,校舍成为这些地区最干净、最漂亮的建筑。

看到农村学生“回流”的可喜现象之后,我们还应该意识到,当前城乡教育还存在不小的差距。放在大的教育背景下,这一问题恐怕更加严重。国家贫困县广西凤山,去年没有一名考生达到重点大学投档线,在今年1133名考生中,达到一本线的只有两名,占比不到0.2%,这些数据折射出县级教育资源被抽空的现实。对于仍然把考上大学尤其是重点大学当作接受教育的重要目标、当作改变人生命运途径的多数农村家庭来说,改变现状尤其迫切。

加大对农村学校的投入,改善农村学校基础设施,吸引优秀教师扎根农村教育,既能稳定乡村生源,让农村学生在家门口上好学,从源头化解大班额问题,又能提升农村教育质量。城乡教育均衡了,还能让乡村文明得以延续和发展,可谓一举多得。

看到农村学生“回流”的可喜现象之后,我们还应该意识到,当前城乡教育还存在不小的差距。放在大的教育背景下,这一问题恐怕更加严重。国家贫困县广西凤山,去年没有一名考生达到重点大学投档线,在今年1133名考生中,达到一本线的只有两名,占比不到0.2%,这些数据折射出县级教育资源被抽空的现实。对于仍然把考上大学尤其是重点大学当作接受教育的重要目标、当作改变人生命运途径的多数农村家庭来说,改变现状尤其迫切。

吸引农村学生“回流”固然重要,但稳定这种状态,不断提升农村学校的教育质量,继续缩小城乡教育差距,努力为农村学校上学开辟向上通道,让他们也能拥有光明的未来,是比让农村学生回流难度更大的事情。

江西弋阳通过发展农村教育实现农村学生回流的案例,便很能说明问题。弋阳县教育局将校舍建设经费的80%投入到乡村学校,将信息化建设经费的 60% 投入在乡村学校,在师资分配、教师培训、评优评奖等方面向农村教师倾斜,明显改变了农村学校的面貌,提高了农村学校的品质,使得大量农村学生回乡就读。在弋阳全县入学总人数增加的情况下,中心城区学校“瘦身”明显。不仅在弋阳,河南省内乡县、山西省晋中市等地都通过这一模式有效缓解了大班额问题。

吸引农村学生“回流”固然重要,但稳定这种状态,不断提升农村学校的教育质量,继续缩小城乡教育差距,努力为农村学校上学开辟向上通道,让他们也能拥有光明的未来,是比让农村学生回流难度更大的事情。

尤其是我们今天处在一个急剧变化的时代,让孩子拥有一个开阔的视野、科学的思维方式和适应未来的能力,比简单教授知识更为重要。这一方面,农村学校尤其要努力适应和追赶,让在农村学校上学的孩子也能拥有城市文明的视野。此外,农村学校的发展还面临一些特殊难题,比如优秀乡村教师的流动问题、小规模学校公用经费不足问题、传统核算师生比方式下的“超编缺人”问题。解决这些问题,需要结合不同地区,不同学校的差异,科学调配教育资源。李一陵

在推动城乡教育均衡问题上,很多地方常以财政不足为借口。其实不然,钱固然重要,有多少钱才能办多大事。但是,如何分配更关键。是把有限的教育资源投入到城镇优质学校,还是投入乡村薄弱学校,是锦上添花还是雪中送炭,效果肯定不一样。

尤其是我们今天处在一个急剧变化的时代,让孩子拥有一个开阔的视野、科学的思维方式和适应未来的能力,比简单教授知识更为重要。这一方面,农村学校尤其要努力适应和追赶,让在农村学校上学的孩子也能拥有城市文明的视野。此外,农村学校的发展还面临一些特殊难题,比如优秀乡村教师的流动问题、小规模学校公用经费不足问题、传统核算师生比方式下的“超编缺人”问题。解决这些问题,需要结合不同地区,不同学校的差异,科学调配教育资源。

原标题:8000学生回流乡镇 教育均衡没那么简单

江西弋阳等地并不是经济发达地区,为什么能成功让农村生源回流,化解大班额难题,并不是因为弋阳的教育财政更加充裕,而是把钱用对了地方,在资源分配时候更多的以教育公平为指向。这体现的是当地政府对推动城乡教育均衡,促进教育公平的责任与担当。

地区差异较大是制约我国教育均衡发展的重要因素。但是,教育发展的总体成就以及教育公平的程度,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教育的总体发展水平和民众对教育公平的满意度,不完全取决于地方经济发展水平。决策者的价值取向对于教育公平的实现发挥着重要作用。如果以实现教育公平、教育机会均等为基本价值取向,那么即便在地方财政有限的情况下,城乡教育差距也能得到缩小。反之,即便地方经济发达,财力充足,城乡教育差距反而可能扩大。这正是弋阳等地化解大班额问题的最大启示。

本文由365bet现金网官方网站发布于教育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100多人的大班让因材施教沦为空谈,教育均衡没

上一篇:今年上半年南京新增幼儿园学位4920个,南京一大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