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英高校禁教师红笔批阅和修改作业,批阅和修改
分类:教育中心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英国《镜报》3月21日报道,英国康沃尔郡彭赞斯市某小学规定,教师在批改作业及卷子的时候不允许用红笔,应该用绿色的笔代替,并鼓励学生用紫色的笔进行意见反馈,与教师交流。

图片 1陶小莫 绘

知无不言

据悉,该小学之所以禁止老师使用红色的笔批改卷子和作业,是因为他们认为红色会给人带来消极,恐惧的感觉。校长萨拉·戴维称:“学生在与教师在交换意见的过程中可以取得很大的进步,这一点已经从很多学校的反馈中得到了证实,我们也在完善这种新的体制,但是在这一过程中使用红色,确实会使人感到不舒服,所以我们才提出这一规定。”

□新闻回放

邓仲谋

但英国伦敦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迈克尔·瑞斯表示:“如果学校持续用绿色为学生批改错误,那么很快绿色也会和红色一样,使人变得焦躁恐惧。”

据媒体报道,湖南长沙某小学教师批改作业,要收“500元作业批改费”。经报道后校方退还了500元钱,但有些教师不愿再改学生家庭作业,并称无硬性要求。此报道一出,引发各界关注。

据《新闻晚报》报道,本学期开始,沪上小学全面启动小学一、二年级“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与评价”。一位小学老师反映:新学期学校规定老师批改课堂作业,不能用“×”,只能用“〇”。该校教导处老师解释,学校制定这个规定,是希望引导教师和学生沟通、交流都温和一点。但有教师质疑,难道连孩子面对自己错误的勇气也不用培养了?

批改作业是教师天职

批改作业由过去打“×”,变为现在打“O”,看似只有一个小小符号的变化,但产生的争议却是显而易见的,有赞成者认为这是“教育进程有进步”、“鼓励比逆境的锻炼更能出人才”、“美国有些学校规定老师批改作业或考卷不可用红笔,我觉得比把×改成〇更合理。”但反对者则认为“不能做和事佬,要从小明白对与错”、“应该让学生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不能让孩子看到全世界的灰,不能以中庸之道来教育我们的下代”。

“收费批改作业,不可思议!”小学语文高级教师、温州市首批名师工作室成员吴小蓉在听到此新闻后惊讶地说。吴小蓉认为,这说明当事教师把作业看作“额外负担”。其实布置作业、批改作业都是教学过程中的重要环节,不应该把它分离出去。

如果避开符号变化的各种象征意义,单就老师批改作业的心理来看,在小学一、二年级将“×”改成“O”,确有合理的成分,用“〇”更偏于改正错误,老师心理侧重于“改”,用“×”更偏于判断对错,老师心理侧重于判断。将“×”改“O”,体现了对小学低年级学生学习心理的尊重,不失为一种改进。

对于当事教师称“作业由谁来批改没有硬性要求和明确规定”,北京教育学院副教授迟希新则认为,新师德规范里有明确详细的规定。

但用“×”还是用“O”,在日常教学活动中并不是那么绝对的,不同学科不同题型的使用惯例是有所不同的。学校规定老师批改课堂作业,不能用“×”,只能用“〇”,则未免太过机械。比如,小学数学这样的学科,用“×”可能会更适合一些,用“〇”给人感受得了零分,反而会产生误解。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大量的作业是“抄写生字”、“听写”、“默写”、“看拼音写汉字”等,有的字可能写错了,不妨用“×”,有的字可能多了笔画,不妨用“〇”。

我国2008年新修订的《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中规定,教师要“爱岗敬业。对工作高度负责,认真备课上课,认真批改作业,认真辅导学生。不得敷衍塞责”。

其实,老师批改作业的重点不是由“×”改成“O”的符号变化,而是在批改作业过程中的责任心。有责任心与爱心的老师,无论用“×”还是用“O”,都是出于对学生作业的认真负责,每一次批改作业,都需要老师付出辛勤的劳动。尤其是作文这样的作业,如果每一位学生都能做到“精批精改”和“面批面改”,老师需要付出的心血是简单打一个分数写一个评语所不可比拟的。所以,在笔者看来,关键是老师要有爱,灌注了责任心与爱心的“×”与“〇”,都是很美的。

《义务教育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学校不得违反国家规定收取费用,不得以向学生推销或者变相推销商品、服务等方式谋取利益。

迟希新认为,对作业的认真态度能反映一个教师是否敷衍塞责,是否具有高度的责任感。

对教师不批改作业,很多家长(微博)也表示担忧。一位中学生家长说:“本来老师就很忙,跟家长沟通少,如果连作业都不改了,我们做家长的如何能放心。”

违反规定涉嫌乱收费

针对此事件,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微博)反问道:“为什么要给学生布置那么多的作业?这符合教育规律吗?”他说,如果动辄用道德的大棒挥向教师,要求教师“蜡炬成灰泪始干”,却不追问学校的做法是否合理,这只会让教师更快产生职业倦怠感,并恶化家校关系。

熊丙奇认为,学生家庭作业多,本就是一个教育问题,如果再规定教师必须批改家庭作业,不是错上加错吗?我们一边喊着给学生减负,不要布置那么多的家庭作业,一边又在批判学校教师不批改家庭作业,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熊丙奇说,在分析教育问题时,不能还用传统的老观念,而必须站在个体权益角度。如果教师的权益意识觉醒,拒绝给学生布置不合理的家庭作业,拒绝无条件加班,一些中小学推出的“变态”应试教育,就很难得到实施。

针对湖南小学教师收批改家庭作业费,熊丙奇认为教师批改作业向学生收费,则是违反办学规定的,涉嫌违规乱收费。

要在高效课堂上下功夫

熊丙奇对湖南教师收批改作业费的反问,也引起不少教育界人士的深思:为什么我们的学校不在高效课堂上下功夫?

如果学校的课堂教学效率很高,还需要布置那么多家庭作业吗?吴小蓉说:“我校一至二年级是不允许留任何书面作业的。在课上,我们才要求十分钟的书面练习。”

吴小蓉所在的温州市实验小学首创了“整理课”,即每周一、三、五下午最后一节课,让孩子们像整理家务一样“整理学业”。课上,语文、数学、英语教师都会来到教室,学生自己整理当天学习的知识点、疑难点,有问题及时请教。整理好了,就自行离开教室。

有了“整理课”后,学生很少有机械的家庭作业,即使有,也多是拓展性的。

迟希新认为,巩固教学效果,检测教学效果可以是多维度的,作业并不是唯一的方式。通过教师科学设计,建设有效课堂,并不需要过多作业。总之,认真批好作业是天职,是尽责;科学留作业,不增加学生的负担则体现了教师的素质。(记者 禹跃昆)

分享到: 微博推荐

本文由365bet现金网官方网站发布于教育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英高校禁教师红笔批阅和修改作业,批阅和修改

上一篇:他靠一部戏,我穿墙过去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