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走班改革势在必行,为学生未来的幸福奠基
分类:考试查询

校长胡齐鸣 四川省特级教师 全国优秀教师

全国20多所高中成为同济首批“苗圃基地” 中学生对大学缺乏了解,报考大学专业存在一定盲目性;大学希望基于中学生的成长“过程”选拔人才,而不仅仅是依据高考分数这一个“结果”……面对中学教育与大学教育之间的脱节,大学应当何为?同济人在思考,更在付诸行动。 2012年3月,同济大学推出的一项重要创举,如同在我国教育改革深水区投下了一颗石子,激起了一圈圈涟漪。那就是我校携手全国部分省市20余所知名高中首推的“苗圃计划”,共同选拔兴趣特长突出、富有发展潜质的优秀高中生,对这些学生施行中学与大学贯通式、一体化的培养。 同济“苗圃计划”首先打动了高中校长们的心:作为全国重点高校,同济大学不是“坐等收割”、坐等中学将学生培养好,而是想到先“育苗”,将大学教育资源主动前移到高中,积极发掘高中生的兴趣特长并加以引导,参与高中生全过程培养。 一批高中热情响应。上海中学、上海交大附中、江苏海安高级中学、山西大学附中、东北师大附中、四川南充高级中学……这些高中有了一个共同的身份:同济大学“苗圃计划”试点中学、同济大学教育教学综合改革试验基地。 探究“苗圃计划”细节,发现其中蕴含深意。“我们之所以选择这些高中作为‘苗圃计划’首批试点基地,是因为这些高中历年来考入同济的学生居多,体现了学校及其学生对同济大学的认同,彼此有相近的教育理念和共同语言,这是双方合作的基础。”时任招办主任廖宗廷教授说,首批试点高中还包括一部分云贵川等西部地区高中,目的是为了促进东部中学带动西部中学发展。 “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到来,大学高素质工程人才、卓越人才的培养,离不开基础教育、离不开优质的高中教育。”我校中德工程学院院长冯晓教授说,高中学生的专业兴趣、学科特长及其科学素养培养、高中实验室建设和课程建设等,也需要大学给予有力的支援。 事实上,早在“苗圃计划”问世之前,我校就在促进大学教育与中学教育有效衔接方面展开诸多探索。学校先后与多所高中共建实验室或素质教育基地,如在上海中学共建汽车实验室、在晋元高级中学共建“结构创新实验室”等;安排教授进中学开讲座,相关专业研究生参与指导中学生科创实践;邀请高中生来同济参加大学生结构设计赛、建造节、机器人赛等学科竞赛。这些探索渐渐产生了良好效应,我校成功招收到了更多热爱同济专业、真正适合我校相关学科专业培养目标的优秀高中生。

传统的班级授课制,将几十位学生编入一个班级,每天学习同样的课程,做同样的作业,考同样的试卷,用同一个标准评价学习。走班教学就是要打破这个传统,允许学生在选修科目中有不同的选择,按不同科目到不同教室上课,组成新的教学班级。

学校还为每位学生建立了“成长档案”,记录学生每个阶段的变化,同时也鼓励学生自己在“成长档案”中更新自己的成果。

“卓越人才培养的同济实践”系列报道之一: “试验田”里春色好——我校多元化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渐显成效

“新生入学一开始就没有固定的班级,学生被分为25个人左右的不同学习小组,每组有指定的指导员。指导员类似我们的班主任,一个老师负责几十个学生,管学生的日常事务,组织例会,向学生传达学校的教学计划,安排集体活动等。”

学校要求所有老师每周至少与学生进行一次面对面的单独会面,家长通过与学校老师的沟通及时获得学生情况的反馈,配合老师的指导工作。

大学参与高中生全过程培养 “公交化校车与老年社区公交路线一体化设计”“上海市无障碍出行问题研究”“自行车电子刹车提醒系统的研发与实践探究”“中学校园周边交通组织优化”……在2017年我校承办的中国城市交通规划年会特设的“中学生论坛”上,来自曹杨二中、同济二附中的同学们展示了在我校交通运输工程学院教授指导下完成的“苗圃计划”课题成果,分获一二三等奖。同学们所展现的探索精神、研究能力,令在场的交通专家们振奋。 高中生自由组队、凭兴趣自主选题,在同济教授指导下开展创新项目研究,是“苗圃计划”的重头戏。在创新研究中,教授们不以“结果评价”为导向,而是重在激发学生对科学探究的兴趣与热情,重在让学生体验科研的“全过程”,以此培育同学们的创新精神、科学研究能力。 即便是在那一方方相距遥远的苗圃基地,也时常能见到同济人的身影。契合合作高中的办学特点、教改的现实需求,我校举全校之力,积极推进苗圃“育苗”:校领导带头进中学开讲座,同济的特色课程、中外教授团队、实验团队纷纷“走出去”,源源不断地为“苗圃基地”输入丰厚的养分;学校各地的校友资源也广泛动员起来,助力母校这一教育改革创举;我校在读大学生也回到各自的高中母校,宣讲同济…… 同济还将中学校长、中学生、中学教师“请进来”,增进彼此了解。一年一度的“苗圃计划”中学校长研讨会,中学校长聚首同济园,与大学共谋“苗圃”大计。一年一度、为期一周的“苗圃计划”暑期夏令营,吸引苗圃基地学生争相报名。每年暑期,各苗圃基地百余名高中生受邀走进同济园,依凭各自的专业兴趣在相关学院聆听讲座,动手开展探究实验,汇报展示创新项目成果,深度感知同济的学科专业、实验室和校园文化。 苗圃基地上每一棵幼苗的培育“过程”,都被记录在案、有迹可循。每一位苗圃学生有《“苗圃计划”成长手册》,高中有记载学生苗圃活动表现的《“苗圃计划”育苗记录表》,大学有展示每个苗圃学生成长轨迹的《“苗圃计划”成长档案》。 沐浴着阳光雨露,一株株新苗吐芽生长,满圃新绿。听听如今已如愿成为同济学子的章育辉、黄伊然、付星宇等同学的真切感言: ——“苗圃计划”的神奇之处在于,它让我提前体验了大学、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专业方向,让我在忙碌而枯燥的学习中体验到了实践与创造的乐趣。 ——我很幸运地在“苗圃计划”中找到了自己的兴趣与理想,在高中就有机会基于自身的兴趣和学科特长进行探究。 ——同济大学的“苗圃计划”,它是同济对应试教育的反思,它是认真的、用心的、负责的。 亲眼见证“苗圃计划”给同学们带来的可喜变化,四川南充高级中学副校长范爱筠不禁有感而发:“他们不再是那个坐在教室里被动接受知识的孩子,他们是自己寻求解决问题新方法的成人;他们不再是纸上谈兵的因循者,他们是敢作敢为的开辟者。在同济这块沃土里,他们自由而茁壮地生长着。”

一位老师在微信朋友圈说:一次课题结题会上,杭州市教研所透露,浙江要推行“无班级管理试点”。……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但愿“无班级管理”给孩子们带来个性解放的春天。

电子科大附中(华西中学)

合力打造“苗圃计划”升级版 2017年秋季新学期开学日,以上海市曹杨二中为母体孵化、我校与普陀区政府共建的“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科技高中”成立,致力于探索科技工程技术类人才的一体化连续培养。它的诞生,是基于曹杨二中“同济德语理工苗圃”多年来大学携手中学在科技人才,特别是卓越工程师早期培养模式上的成功合作成果。以这一成果为代表,同济“苗圃计划”这一全新的教改探索与实践,近日获上海市教学成果一等奖。 曹杨二中“同济德语理工苗圃”是我校“苗圃计划”首批试验基地之一,6年多来共有400余名学生在同济教授指导下完成了数十项课题研究,研究领域涉及汽车设计、消防、轨道交通等众多工程领域。同学们展现出了出色的创新素养、动手能力、国际视野等综合能力,获国内外名校青睐。

记者致电省教育厅基教处求证,基教处一位负责人回复,所谓“无班级管理试点”在高中阶段其实是“必修课走班教学试点”,目前全省高中选修课已经开始自主选课、走班教学,现在试点的是必修课。

教学方面,学校结合高中新课改,为不同类型的学生制定不同的课本和课程。例如,学校从去年开始就开设了电影欣赏与表演课程,虽然目前只有6名学生参加,但是学校仍然坚持一个星期专门利用两个下午的时间聘请大学专业老师对同学们进行指导。

编者按:为了推进具有同济特色的卓越人才培养,近年来,我校积极整合校内外优良教育资源,持续探索、创新多元化人才培养模式,先后推出一系列重要教改创新举措。经过数年的探索与实践,如今其成效已逐步显现。

给浙江教育人留下深刻印象

成华区是全国首个和谐教育改革实验区,电子科大附中(华西中学)是全国和谐教育改革实验中学之一,胡齐鸣校长说:“和谐教育的根基便是以人为本,学校应该提供给学生多元化的教育以及更多的发展可能,学校以及社会不应再以考试分数来决定他们的未来,高中教育也不再只落脚于高考(微博),而应该更多地通过学生自身条件、和兴趣来进行个性化教育。”

切中了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本质、契合了中学素养教育的现实需求,“苗圃计划”大受中学欢迎。立足于同济的学科专业资源,对接“苗圃计划”合作高中的教改现状、地域特色及其实际需求,我校相关学科专业的兴趣小组、实验小组、特色班,从此在全国10余省份相继落地。 江苏省海安高级中学校长吕建对“苗圃计划”深表认同,他感慨道:同济大学面向高一学生“选苗”,第一看重的是“兴趣”,而不是“高分”;之后是“育苗”,大学直接参与中学生培养过程;在高三招生选拔阶段,同济并没有特别规定“苗圃计划”学生必须要报考同济,这体现了同济大学的胸怀,也让中学的学生、校长没了顾虑。

浙江4所高中已在试点

胡校长介绍,从2010年开始,华西中学对全新一届的高中生进行了试验,学生进校以后,全体都参与了一份问卷调查。这份问卷设计的目的是对学生过去教育背景的了解,同时分析学生现有的能力,为后期学生职业规划做准备。完成问卷过后,学校及老师会对相关数据的分析,帮助学生了解自己的性格特点,以及适合的专业方向,同时也更好更合理地帮助学生明确高中阶段的学习发展目标。同时学校从教育和教学两方面分头对学生平时的学习生活进行分析和指导。教育方面,每位班主任和年级组长同时入手,对学生进行心理帮助,让学生明确自己的目标。

图片 1

“浙师大附中高一年级,部分试点必修课分层走班教学,部分按老办法教学,哪种更适合学生,未来会更明确。”这位负责人说。

图片 2 如今,放眼全国,同济“苗圃计划”已在十余省份的30所高中落地生根,各“苗圃基地”“育苗”活动方兴未艾:仅2017年度,我校教授在30所苗圃基地所作讲座达240余次;指导中学生研究性学习课题200余人次,其中高三学生有110个项目结题,高二学生有130个项目开题;去年7月,有来自苗圃基地的138名高中学生和25名带队老师前来同济参加暑期夏令营。图片 3 近年来,同济每年招收的本科新生中,来自苗圃基地的生源人数持续增长。拿山西大学附中来说,该校最近几年每年都有近20名学生考入同济,大部分报考的都是工科实验班。 如今,“苗圃计划”已经走过6年历程,收获了越来越多的赞誉和掌声: ——“苗圃计划”成功实践出了一种人才培养与选拔模式,使选拔出来的人才能够真正与专业契合。 ——“苗圃计划”打破传统招生理念,真正实现了“高校在培养中选拔人才、学生在学习中选择高校”的设想。 ——“同济的‘苗圃计划’已经对我们高中的教学、对教师的育人观念产生了积极影响。” 大学、中学合作“育苗”的“同济模式”所产生的积极效应,让不少高中心生羡慕,他们纷纷申请加盟。 在新高考改革背景下,同济大学的这一探索意义何在?在许多高中校长看来,同济这一育人模式为高中、当地教育主管部门推行教育教学改革提供有价值的方案。作为上海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试点“重中之重”的“高中生综合素质评价”,直接借鉴、吸收了同济“苗圃计划”全过程培养记录模式,为高校在多元人才选拔录取中提供重要参考。 让苏航、乔子洋等苗圃学生感动的是,考入同济,阳光雨露依然滋养着他们。学校特别关注、持续跟踪这个学生群体的后续成长,特设“苗圃学生之家”,组织学术、创新、实践、文体等系列活动,增强同学们与教授、校友导师之间的互动,帮助他们在大学获得持续的进步和发展。 “‘苗圃计划’不等于新高考,面对新高考改革以及教育教学综合改革,‘苗圃计划’在未来推进过程中需要做出调整,打造升级版。”我校本科生院院长、招生办主任黄一如教授说,我们将与更多合作中学一道,在全面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和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过程中,努力让升级版的“苗圃计划”迸发出更强大的生命力,为国家培养造就更多栋梁之才。

“目前我们的必修课选课,还有年级划分,在芬兰已经完全没有班主任,也没有年级之分了。”

系列报道:

浙江深化高中新课改时,教育厅厅长刘希平在很多场合经常提到一个词:“选择权”——把更多的课程选择权交给学生,更多的课程开发选择权交给教师,更多的课程设置选择权交给学校。这也是素质教育的要求,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和主动学习能力。

“同济‘苗圃计划’是指引未来的一盏明灯,点亮了我的专业梦想。”我校汽车学院大二学生闫东锐说。他来自东北师大附中,正是因为他高中时加入该校同济“苗圃基地”,对汽车萌生了浓厚兴趣,最终梦圆同济。 近日,经专家委员会综合评定,并在我校“苗圃计划”各合作高中予以公示,2018年同济大学“苗圃计划”优秀学员名单基本确定。这意味着,经由我校与全国数十所高中的联手种植、培育,又有一批出自同济苗圃基地的“小苗”初长成,有望在参加今年的高考之后,进入到同济这方适宜他们生长的土壤上继续茁壮成长。 “面对新一轮教育改革,深化大学与高中之间的交流合作、推进大学教育与中学教育的衔接显得越来越重要。”我校钟志华校长说,立德树人、人才培养是大学的根本任务,同济大学正积极致力于“扎根中国大地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奋斗目标,愿意依托“苗圃计划”进一步拓展与全国更多中学的合作,共同探索创新拔尖卓越人才的培养规律,共同努力为国家培养杰出人才。

那么在部分高中试点之后,未来会进一步推广吗?

欧美教育的开放自由

走班教学改革势在必行

据教育厅基教处透露,2013年全省已有4所高中(杭州绿城育华学校、浙师大附中、青田中学、义乌中学)自发成为必修课走班试点;2014年,教育厅准备将试点扩大到11所高中,这些学校包括浙师大附中、杭州二中、杭师大附中、杭州绿城育华学校、鄞州中学、温州中学、嘉兴一中、春晖中学、义乌中学、天台中学、青田中学。

在省教育厅基教处主办的“浙江省必修课走班教学试点学校研讨会”上,教育厅副厅长韩平曾表示,必修课分层走班教学改革势在必行,但要谨慎、稳妥,各个学校要建立完善有效的实施方案和管理制度。

“每个学校还有一个总的学生顾问,地位比较高,办公室就在校长办公室旁边,负责解答学生学习、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对学校管理、课程教学、学生学习情况有着全面的了解。芬兰高中基本没几个行政管理人员,大多就一个校长、一个校医、一个学生顾问。”

后来,浙江高中校长、老师和教育研究部门等相继去欧美等国家考察。当地的教育理念和授课方式,在浙江教育人身上留下了痕迹。采访中,教育部门和学校都不讳言选课走班里有欧美高中教育的影子。

但有一位家长[微博]近日私信微博“钱报家长会”,提了一连串问题:“听说浙江高中要取消班级?那以后班里的事怎么办?没班主任了吗?为什么要取消啊?”

浙江高中真的会取消班级吗?像家长一样整天围着学生转的班主任还有吗?记者向省教育厅、省考试院、高中老师等求证。

程老师回忆说,“芬兰的学校,为每个高中生配套了很多服务,学生刚进高中会发到一本《学生选课指导手册》,高二、高三的老生会给高一新生当学生顾问,这个当顾问的经历可以折算成学分;学生根据选课组成学习小组,学习小组由指导员负责。”

记者采访到浙江教科院曾到芬兰考察的程老师。

推行“无班级授课制”以后,芬兰所有的高中教师都必须具备硕士以上学历,并通过教师资格考试。目前浙江高中教师达到这个硬件条件的不少,这也是必修课走班推行的一个保障。

从幼儿园到中学,我们会换一个个教室,但入学时编的班,会跟着自己起码3年以上。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学校里那么多事情都和班级有关:班里的同学、天天都能见到的班主任老师,班级卫生评比、运动会上拿了多少冠军,统考全班平均成绩在年级排第几,都逃不开“班级”这个词。

这个“选择权”的直观刺激来自一次出国考[微博]察。几年前,刘希平带领宁波、温州、金华等地的教育局长到芬兰考察基础教育改革,走访到一所只有20多名教师、200多名学生的中学,发现这所学校每学期开设了200多门课程,刘希平和几名教育局长大为震惊。这么小的学校,开出了这么多课程,相比之下,我们中学开设的课程实在太少了,学生几乎没有选择课程的自由。

本文由365bet现金网官方网站发布于考试查询,转载请注明出处:走班改革势在必行,为学生未来的幸福奠基

上一篇:原来有这么多,暑假过法逐个介绍 下一篇:家长经验,听话的乖孩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