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Nixon观看针麻,最审慎的针刺麻醉评估报告
分类:双语教学

在“世界镇痛日”来临之际,我国的“人体针刺镇痛生物信息整合与反馈系统”研究成果喜获发明专利,从此,疼痛将变成一个个可测可查可控的数据,特别是在患者不能自主表达的全身麻醉手术中,医生也能对疼痛作出检测和评价。为此,我想到了30年前我经历的一次手术,如果当时便诞生了这项新技术,那么,手术中的那种撕心裂肺之痛,也许完全可以避免。已很久远的“痛”可以记忆忧新,正应了美国著名手外科医生保罗·布兰德在《疼痛,无人想要的礼物》一书中所说:“人类的意识在经历疼痛之后很长时间里仍能萦绕心头”。“针刺麻醉”,作为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诞生的新生事物,曾被各大医院采用。其时,我患了大多为年轻女性所患的甲状腺囊肿之症,必须手术。当时做这类手术一律为针刺麻醉,因为针麻对颈部手术效果最敏感,这是其一;而且采用针麻,手术一结束即可吞咽食物,可防止术后伤口粘连,有利于康复。之前,我曾知道部分癌症病人做全喉切除在当时耗时达5~6个小时这么大的手术,用的也是针麻,我想我这区区2小时的小手术应该没什么问题。我进了手术室,躺上手术台,双手被扎入接在仪器上的4枚不断抖动着的银针,沙袋紧紧夹住使劲往后仰着的脑袋,使颈部充分暴露。消毒后,医生的手术刀在我颈部一抹,我心想,怎么不用器械刺探一下颈部皮肤,问一声是否“痛”就动刀呢?我说:“疼!”医生回答:“是有点疼的。”我以为这点疼还是能够忍受的。没想到接下来的痛就不是那么抗得住了,止血钳一把接一把往上夹、纱布一块连一块擦拭淌出的血水,止血钳和纱布碰着被划开的肌肤,疼得我呲牙咧嘴。一向被家人和同事堪称为特别能熬痛的我尽量忍耐着不叫,怕大声喊“痛”造成医生情绪紧张而影响手术效果。心想今天上了这手术台,就同抹脖子杀鸡差不多了。待到取瘤体时,那种痛简直是撕心裂肺,我再也忍受不了了,大声惨呼:“痛死我了!”我想一个人将要死去时,大概也就如此感觉了。医生见状,对麻醉师说:“加快、加强针刺频率!”4枚银针震感强烈了,但疼痛丝毫不见减轻。好不容易盼到缝合,痛,终于快结束了。最后我告诉医生一共被缝了7针。医生面面相觑,嘀咕:“她怎么都知道?”我说:“你缝一针、扎一下、疼一次,疼了7次,不是7针吗?那根缝线,在肌肉皮肤间像锯子似的被拉来拉去,怎会不知痛?!” 也许针麻对我不敏感,针麻于我不适用;抑或添加的辅助药物不够量;或者麻醉还没起作用,动刀太早?当我被抬下手术台时,头上包的手术巾、身下的手术床单被汗水浸透了;被推出手术室时,家人都不敢认我——脸色惨白;回到病房,我累得只想睡觉——与剧痛2小时的激烈搏斗,耗完了所有精神;人说手术后的24小时最难熬,因为痛,好多病人要求给止痛剂,但这24小时的疼痛对我来说早就忽略不计了。如果当时就有可对疼痛作出测评的装置,那么我就不至于经受手术中这般死去活来的剧痛!这次手术至今让我心有余悸。30年后的今天,疼痛,已作为一种病症,引起全世界高度重视:世界疼痛研究会将疼痛确认为继呼吸、脉搏、体温和血压之后的“人类第5大生命指征”;2004年的10月11日被定为首个“世界镇痛日”;中国也从2004年起规定每年10月的第三周为“中国镇痛周”。也许除了医生和患者自己,没有人能了解漫长而持续的、令人难以忍受的疼痛给肉体和精神带来的影响,这种折磨使人的性格发生变态。但,却有人,并且是占世界总人口的五分之一的人终日生活在慢性疼痛的巨大痛苦之中,处于这般的水深火热、无法忍受而生不如死!以什么方式对待与疼痛相伴的生活?世界卫生组织(WHO)曾提出了“2000年癌症病人无疼痛”,我们看到发达国家2001~2002两年的吗啡人均消耗量超过了24毫克,而我们国家同期的人均消耗量仅为0.16毫克和0.195毫克。幸而中国开始重视疼痛治疗,建立了按现代疼痛医学理论和技术设置装备的“疼痛科”,尽管还不普遍。但我们还是欣喜地看到中国正按照世界卫生组织阶梯治疗癌症疼痛的缓解率和完全止痛率正逐步上升。生活是用来享受的,不是用于忍受的:当产妇在分娩期间坚忍着小生命降生前的疼痛时,发达国家已有80~90%产妇接受着“无痛分娩”;当患者在胃镜检查中忍耐吞咽管子诱发的恶心呕吐、肠镜检查绞痛腹胀时,“无痛胃镜、肠镜”使人在无知无觉中接受检查和治疗;当数百万晚期癌症病人去世前经历了怎样不可想象的剧痛时,医生终于将吗啡用于癌痛病人的治疗,改变了医用吗啡“成瘾”、“吸毒”的旧观念。疼痛,曾被看成是与疾病形影相随的衍生物,几乎伴随着人的一生;但是,今天不再被认为是一种症状,而是一种疾病。耐痛,对疼痛表现出不以为然或不屑一顾,曾被认为是“坚强”;然而,今天要求解除疼痛,已成为病人的基本权力。当人性受重视时,疼痛将被关注;当人道获主张时,疼痛将被善待;当人权得体现时,疼痛将被治疗。我希望:无痛,不再是一种奢望。

在尼克松总统访华忙于政治斡旋之际,中方应美方要求安排了代表团大部分成员参观了针刺麻醉手术,总统夫人还到北京儿童医院参观了针灸治疗。 美国第37届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创造了美国历史上唯一当选过两届副总统,两届总统的纪录,他还是历史上唯一被迫辞职的美国总统。尼克松本人对他自己的历史地位十分清楚,他曾说过:历史将会记住我两件事,一件是水门事件,另一件是打开了中国的大门,一坏一好。这也许不公允,但历史就是这样。中美双方的外交文献都能证明,在尼克松总统访华前的谈判中,美方曾正式提出,希望观看针刺麻醉手术。对此,中方不但同意,还做了精心的安排。 中日友好医院原院长、著名胸外科和针麻手术专家辛育龄教授这样撰文回忆(节选于《中西医结合杂志》): 1972年2月初,北京结核病研究所接到外交部和卫生部通知,说周总理指派叶剑英元帅亲自观察针麻肺切除手术,检查针麻手术的可靠性,为尼克松访华参观针麻手术作准备。叶帅认真地查看了针麻手术的全过程,他看到病人在术中很清醒,安然自若,便亲切地问病人“您感觉如何?痛吗?”患者答:“切皮时有点痛,但能忍受”。叶帅还仔细地检查了病人的心律、呼吸和血压的情况。手术历时75分钟,术毕病人坐起来笑容满面地同叶帅握手,感谢首长的关怀。叶帅说针麻手术是真的,效果是好的,可以接待尼克松访华人员。 2月24日上午8:30,黑格将军率领随团官员和美国新闻媒体共30余人到达医院。外宾首先提出要观看手术的全过程,于是便让他们在手术前先同患者见面,查看病人在手术前没有用任何麻醉性药物,随即一同进入手术室。接受针麻肺切除手术是一位右肺上叶支气管扩张症患者,预定在针麻下采用前切口做右肺上叶切除术。外宾非常认真查看病人的精神状态,从病人接受针刺穴位,捻针诱导到开胸手术。外宾看到病人神志清醒,平静无恙,没有痛苦的表情,便相互议论说:真是神妙!记者们反复询问了病人在术中的感觉,并将病人在术中呼吸、心律、血压等显示数据全部作了摄影和记录。术毕病人坐在手术台上谈笑自如地回答记者们的询问。有记者问:您害怕吗?答:我相信医生能给我治好病,不怕!问:既然您在术中很清醒,那么您想过什么吗?答:我尽力同医生配合,把手术做好。问:您在术中紧张吗?答:在手术开始时有点紧张,但很快就过去了。问:在术中我们多次问您感觉如何,是不是打扰您,让您厌烦了?答:你们来看我做针麻手术,也是关心我,我很高兴! 送走病人后,又进行了20分钟的座谈,由手术医师答复外宾提出的有关针麻镇痛原理、针刺操作技术和手术病人的选择以及准备工作。还有人提出针刺麻醉手术有无心理学因素,针麻同药麻相比有何优点,病人能自己选择药麻或针麻吗?手术前是否曾服过麻醉或镇痛性药等问题?对上述问题医师们如实地作了解答。尼克松总统私人医师说:“中国的针麻手术在美国早有传闻,多数人不相信。今天我们看了针麻肺切除的全过程,针麻的镇痛效果是真实的”。《纽约时报》记者也说:“我不再认为是神话了”。最后黑格将军讲话:“针麻手术效果令人信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辛育龄教授的回忆文章对研究美国针灸热的历史价值极高,文中清楚地描述了尼克松访华团参观针刺麻醉开胸手术的过程,因为是给最高级别的外宾表演,这台手术想必是代表了中国当时针刺麻醉的最高水平。其中有两个细节值得注意,一是叶剑英元帅提到“‘针麻热’已传播到国外去了,使他们感到新奇。”表明当时中国高层已经了解到针灸的国际影响和外交价值;另一个是,当叶帅参观针麻手术“预演”后,问病人是否感到疼痛,病人回答:“切皮时有点痛,但能忍受。”这肯定是病人的真实感受。 尽管美国和中国的很多人都将针灸传入美国归功于总统尼克松,但历史文献中并不见尼克松直接对针灸做出过评论。这倒不十分奇怪,因为同国际政治风云变幻和美国大选的博弈相比,扎针治病这样的小事,总统是不应该直接过问的。倒是尼克松的私人医生沃尔特·塔卡(WalterTkach),公开对针灸做出了多次的评论,由于他同总统的密切关系,人们很自然地将塔卡的评论同总统联系到一起。 1972年春随同尼克松总统访华前,塔卡的同事曾嘱咐过他,要他仔细观察一下针刺麻醉的过程,看看是否能够发现惊人效果背后的骗术。与他同行的还有一名美国整骨医生,他们在中国参观了数例针刺麻醉手术,包括眼睛、卵巢、甲状腺等手术。参观后,塔卡医生回答记者的提问时说,到目前为止,在我看来针刺麻醉不是骗术。作为医生,他的结论来自细致的观察和职业判断。在参观针刺麻醉手术前和手术后,他都同病人详细谈话,事后他认定,这些病人没有用镇静剂,也没有被催眠。手术中病人显然没有疼痛和不适,手术结束后,病人能自己从手术台上站起来,走出去,看不出有什么不适的感觉。根据自己的亲眼所见,塔卡医生得出结论,中国医生的针刺麻醉不是在骗我们,塔卡医生还表示自己愿意接受针刺麻醉手术。 美国海量发行的《读者文摘》于1972年7月曾发表一篇题为“我曾亲眼看见针灸确实有效”的短文,署名是:美国空军少将,美国总统医生:沃尔特·塔卡。文中详细地描述了作者随总统访华期间到北京友谊医院参观针刺麻醉的全部过程。最后说道:“效果确凿。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在手术中使用了催眠术。针灸不是骗子的法术,也不应该留给江湖庸医们来玩弄。我希望我们能派出顶尖的麻醉医生和外科医生到中国去学习这一技术,我们应该为可能出现的麻醉医学的变革做好准备。” 塔卡医生在文中对中国医生的针刺部位和过程做了详细的描述,在诸多发表在西方主流媒体的有关针刺麻醉的报道中,塔卡的文章独具特色。几十年后再读此文,读者似乎还可以重见中国医生的针刺麻醉过程。塔卡医生所预期的麻醉学革命虽然后来没有发生,针麻也没有取代药麻在西方流行,但针灸在治疗疼痛等病症的应用,的确对美国替代补充医学的应用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无疑是上世纪最重要的新闻之一,有关消息、照片、实况通过专用卫星传遍全世界。令中医界措手不及的是,西方新闻媒体无意间“免费”为中国针灸做了一个价值连城的广告。

美国专家组于1974年5月回国后,各界期待的针刺麻醉评估报告一度“难产”。经多次开会讨论,数易其稿,还邀请了组外专家参与了审阅,直到1976年,美国科学院才正式公布了考察报告。报告中列出了针刺麻醉研究组的全部12名成员,在扉页中说明:“本报告的主题是由国家科学研究理事会通过的研究项目,理事成员从美国国家科学院、国家工程学院、国家医学科学院选出。负责本报告的编委的选择主要考虑到各自的专业特长和专业之间的平衡。根据美国国家科学院、国家工程学院、国家医学院院士组成的评估委员会建议,本报告还通过了报告作者以外的专家组的评估。”美国专家事先制定了十分严谨的针刺麻醉手术疗效评价标准。简而言之,将针麻效果分为四级:一级为完全成功,患者仅用针刺镇痛,手术中无任何疼痛和疼痛的指标(如主诉、表情、动作、血压、脉搏、呼吸等);二级为基本成功,手术中患者可能有轻度或一过性疼痛或疼痛指标,可以使用少量局部麻药,但药量本身不足以镇痛;三级和四级属于不成功病例,病人在手术中有明显的疼痛或疼痛指标,区别是三级的病例能不用局部药物麻醉,可在针刺镇痛下完成手术,而四级的病例需要注射局部药物麻醉才能完成手术。专家组认为,按照美国麻醉的标准,一级和二级病例可视为手术麻醉成功,三级和四级属于手术麻醉失败。在他们设计的“检查清单”中,列出了有关针刺麻醉手术的种种细节,由代表团成员集体负责对每个手术做出详细的记录。考察报告共有73页,主要有三方面的内容。第一方面是针刺在手术中的应用,主要记述了他们参观过的48台针刺麻醉手术,疗效评估结果,以及考察组的结论;第二部分是针灸减痛的实验研究,记述了中国基础研究科学家在人体和动物等方面的实验研究,有关针刺减痛的实验证据和假说,以及考察组的结论;第三部分是附录,记载了考察团参观过的医院、学校和研究所,以及接待过他们的中方人员的姓名和职务。这些中国人的英文名字旁用手写体表明了他们的中文名字,编者的用意可能是让这些中国学者也参加担保考察报告内容的真实性。美国针刺麻醉考察组的报告结论1.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大约10%的患者可以使用针刺有效地控制手术中的疼痛。重要的是需要认识到,这还是一项正在实验中的技术。2.针刺显然在很多情况下可以极大地改变疼痛的感受。但是,针刺是否能够达到完全消除疼痛(analgesia)令人存疑,在适合的条件下,针刺后可以达到不同程度的痛觉减退(hypalgesia)。3.针刺减痛(acupuncture hypalgesia)是一个有意义的人类生物现象,机制不明,不需要进入催眠状态。在某些情况下,社会因素可能重要,但这些因素本身不足以产生观察到的效果。某些精神心理机制显然对改变疼痛感觉很重要。4.针刺减痛的有效性因不同的手术及在病人之间有所差别,甚至同一病人在不同时间亦有差别。看起来在甲状腺瘤切除术、眼科手术、胸腔手术、部分骨科手术及大部分拔牙术中,针刺减痛效果更令人满意。显然,针刺减痛在腹部手术中效果较弱,尤其是胃切除术,但在腹部的其他手术经常是令人满意的。*本研究组的一名成员,亚瑟·托巴(ArthurTaub),对本报告的结论有不同意见。点评《针刺麻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份经得起时间考验和比较科学公正的评估报告。报告对48例针刺麻醉手术做了详细记录和评价,介绍了当时针刺麻醉的基础科学证据,同时指出了针刺麻醉的实验性、局限性和潜在问题等。这份学术仲裁式的报告,无论在当年还是在今天,无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都应该能够为大多数科学界人士及民众所接受。首先,报告充分肯定了中国针刺镇痛手术的真实性,并客观地将临床实际效果按照美国标准分为四级,认定在48例手术中,有35例,既73%的病例,用针刺的方法能够取得满意的镇痛效果,使手术能够顺利完成。其次,报告承认了针刺减痛这一生物学现象的临床意义,这无疑是肯定了中国人的发明创造。专家们还观察到采用针刺减痛手术的病人有手术中神智清晰、术后恢复快、药物副作用少、手术并发症低等优点。再次,报告回答了一些对针麻手术的猜测和质疑。比如否认了针麻是催眠术的猜测;以专家的观点表明,一些针刺麻醉病人术前使用的少量镇静或镇痛药,以及在特定情况下使用的少量局部麻药,在临床上不足以产生消除手术创伤疼痛的作用;认为精神和意志的作用、中国人对疼痛的忍耐性、政治社会因环境影响等非针刺和药物因素虽然在针刺麻醉手术中都可能有些作用,但并不能完全解释针刺镇痛的现象,也就是说,肯定了针刺的特殊镇痛作用;虽然针刺作用的机制不详,但已经有很多科学研究数据指明了未来的研究方向。还有,报告明确指出了“针刺麻醉”的提法属于用词不当,针刺不能完全消除疼痛,针刺的作用实际上是减痛,报告中全篇使用的是“针刺减痛手术”。这一字之改,的确有画龙点睛的作用,不但表达了专家组的观点,21nx.com也很切合针刺在临床的实际作用。Hypalgesia一词的准确解释是:减低疼痛的感觉,这比较符合针麻手术的原理。但这个修改仅仅是名词之争,并没有改变针刺可以替代麻药用于手术的事实。其实,中国学术界也有同样的观点,认为所谓针刺麻醉不“麻”也不“醉”。最后,专家们估计大约有10%的病人可以使用针刺减痛做手术。这个估计向西方医学界传达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也消除了一些西方人以为所有的病人和所有的外科手术都可以使用针刺麻醉的误解,指出了个体差异和镇痛不全是针刺减痛手术的局限性。日后的针刺麻醉发展也证实,正是由于针刺麻醉的这些局限性,加之针刺操作的难度,对外科医生技术的苛刻要求等原因,使针刺麻醉没能取代药物麻醉在全世界普及。美国专家在报告中推测,由于针刺麻醉的不尽人意之处和东西方社会及文化的差异,针麻不大可能在西方广泛推广使用,也不会取代传统的药物麻醉。报告中的这些观点,无疑对当时焦虑不安的美国麻醉医学界是一种解脱。历史上最严谨的“针刺麻醉评估报告”基本上肯定了中国人发明的针刺麻醉疗法,也平息了西方医学界的种种猜测和无端的职责。由于针刺麻醉方法的局限性,针麻从来没有在西方普及应用,也没有能在中国持续发展,但针灸的镇痛作用却因针麻而在东西方广为人知。直到现在,美国某些大型医疗保险公司还明文规定支付针刺麻醉的费用。遗憾的是,当1980年美国针刺麻醉评估报告最后发布时,中国的针刺麻醉运动已经偃旗息鼓,开始了改革开放的高潮,以至于中国医学界绝大多数人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报告。

本文由365bet现金网官方网站发布于双语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Nixon观看针麻,最审慎的针刺麻醉评估报告

上一篇:中华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门径越发分明,附院党 下一篇:十年支教回望,宁夏西吉感动之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